熊錦秋:滬深交易所也應推動公司化改造

時間:2019年10月12日 09:24:51 中財網
  推動公司化改造好處是多方面的。通過引入外部股東,有助于交易所建立有效的制衡、監督和激勵機制。更重要的是,公司化改造還有助于明確政府與市場的邊界,淡化交易所政府管制屬性,產權也更加明晰,在并購境外交易所時更容易得到境外監管部門審核通過。

  10月8日港交所公告,盡管已與眾多監管機構及大量股東接洽,港交所董事會仍未能說服倫交所管理層,為了港交所股東的最佳利益,港交所董事會決定不再繼續本次要約程序。雖功敗垂成,但此前港交所窮追不舍倫交所仍值得反思。

  此前港交所之所以愿花較大代價“迎娶”倫交所,李小加談了五點重要意義,比如第二條指出,倫敦證交所是全球固定收益及貨幣市場的領軍者,而香港交易所是全球股票、股票衍生品、及IPO市場的領導者,兩者強強聯手后會為全球上市公司和投資者提供全資產、全方位、全產品服務。歸而言之,兩者聯合將擦出絢麗火花。

  可以說,并購是交易所集團迅速發展壯大的必經之路,通過整合各交易所客戶資源、基礎設施資源,可以降低昂貴的交易系統維護費用,提升市場運營效率。比如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與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的合并在2007年完成,合并后整合了兩家期貨交易所的交易系統,不但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而且還利用先進的Globex電子交易平臺擴展了CBOT的客戶范圍。

  事實上,港交所已從交易所收購中獲得相關經驗和好處。2012年12月港交所完成收購倫敦金屬交易所(LME)交易,由此讓港交所快速拓展大宗商品業務,同時港交所利用連接內地與國際市場的自身優勢將LME的業務擴展到內地。

  說到底,交易所并購,其內在動力和目的是為了追求規模效應、擴大業務、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是為了提高全球市場競爭力。交易所在并購后可結合各自的優勢業務,形成優勢互補效應,尤其是那些實行跨國并購的交易所通過強強聯合,可以顯著擴大市場規模和目標客戶,拓寬業務市場的外延范圍;憑借先進的計算機系統,投資人足不出戶就可對全球金融產品進行交易,由此創造更多的交易機會。

  港交所提出收購倫交所,作為主導并購的一方,由于需要不斷提高收購價格來滿足并購標的股東的碩大胃口、支付的并購成本較高,因此短期之內往往是吃虧的一方。從港交所股價表現也可看出端倪,從提出可能的并購要約開始,港交所股價下跌近10%,顯然港交所投資者將收購視為中性或偏空消息;而在公布暫時停止要約程序消息后,股價則出現上漲。

  交易所發展顯然不能局限于短期利益,還應放眼長遠。港交所收購倫交所或許短期吃虧,但從長遠來看,兩強聯合可以極大提升品牌影響力,合并后的公司發展空間更為廣闊、市場占有率也將提升;尤其兩家交易所整合后還可以產生協同效應、化學反應,成本可能降低,效率可能提升,甚至可以產生新的業務模式,這些潛在效應巨大。港交所雖暫停本次要約程序,但在公告中也明確表示,六個月內若倫交所董事同意、或第三方宣布對倫交所要約等情況下,港交所仍保留再次要約的權利。

  全球交易所競爭趨于白熱化,滬深交易所也或難以置身度外,此前滬深交易所也積極參與全球交易所競爭,2018參股孟加拉國達卡交易所,占股25%。不過,滬深交易所采取傳統會員制,其所有權無法用所占的股份來衡量,要并購成熟市場的交易所似乎存在一定制約。

  從上世紀90年代瑞典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開始,全球越來越多的證券交易所從會員制改革為公司制。滬深交易所也應盡快推動公司化改造,其好處將是多方面的。通過引入外部股東,有助于交易所建立有效的制衡、監督和激勵機制,提高服務管理水平,提高市場運作效率;股東基于利益導向,為了增強交易所盈利能力,就要不斷拓寬服務領域,因此在產品創新和市場拓展等方面就會更積極;更重要的是,公司化改造還有助于明確政府與市場的邊界,淡化交易所政府管制屬性,產權也更加明晰,在并購境外交易所時更容易得到境外監管部門審核通過。
  .金.融.投.資.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江西快三下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