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能系持續五個月欠薪:數千人卷入 組團討薪者被開除

時間:2019年10月13日 15:34:27 中財網
  薄膜光伏企業漢能控股集團的欠薪事件正持續發酵。據澎湃新聞了解,10月9日至11日,被漢能拖欠薪資、斷繳公積金社保的數百名離職及在職員工齊聚漢能總部維權討薪。但連續三天的談判結果并不理想,多位離職/仍在職員工表示,漢能再次開出多張“空頭支票”,漢能系實際控制人、前首富李河君始終未現身談判。

  維權員工中的大部分人已被欠薪長達5個月時間,“公積金從7月開始就停了,8月開始社保也斷了。”一位今年5月20日入職漢能酒仙橋研發中心的前員工對澎湃新聞表示,自己不僅從未在漢能拿到過一分錢工資,還因合法討要欠薪及社保公積金在10月10日被辭退。接受采訪的多位漢能員工表示,上述停繳社保及公積金的時間屬實,是普遍現象。據了解,欠薪已蔓延至整個漢能系,現場討薪者中還有從江蘇、山東等地趕來的外地員工。

  漢能集團目前的在職員工數為7500人左右,絕大多數都受到牽連。漢能內部員工職級分為30級,9級主管、15級高級經理、25級以上為高管。目前,1-11級及有回款的銷售部門已發放5月份工資,大多數員工仍未收到5月份薪資。矛盾在8月斷繳社保后集中爆發,大量員工赴勞動仲裁和勞動監察部門維權。除工資外,從去年開始被拖欠報銷款的職工也大有人在。

  討薪者還原三天談判過程:登記欠薪情況的在職員工被開除
  多名參與談判的討薪者為澎湃新聞還原了三天談判過程:

  10月9日,200余人前往漢能總部現場討薪,進入會議室談判時人數增加至三四百人。漢能集團人力資源部門高管、曾擔任李河君十多年助理的楊靖代表公司與討薪職工溝通。楊靖表示當天不可能支付欠薪,提出統計在場職工的名單和欠薪金額,上報公司商討解決方案,爭取部分發放,并承諾10月15日解決部分員工1至2個月的工資問題。根據員工自行統計數據,當天登記的討薪名單約有400人,涉及金額約3700萬元。當日談判無果。


  談判現場 受訪者供圖
  到了10月10日凌晨,漢能人力資源中心向全體員工發出郵件,稱“極少部分員工不顧公司的積極努力解決的事實和正面的積極回應和勸阻,竟然在公司辦公區聚眾鬧事,擾亂了正常的辦公秩序。甚至煽動、串聯部分不明真相的媒體對公司和高管個人進行夸大事實的造謠和惡意抹黑誹謗……”基于上述原因,漢能宣布立即開除“已經確認違紀”的23名員工。

  10月10日,65名員工代表再次來到位于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的漢能總部進行第二輪談判,依然由楊靖出面協調。面對討薪員工提出的“當天先給一些錢”,楊靖表示拿不出來。談判再次以失敗告終。


  員工代表赴漢能總部集體討薪 受訪者供圖
  10月11日,代表200人的員工代表們、漢能高管在朝陽區勞動監察大隊的介入下展開三方談判。漢能方面由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總裁袁亞彬、漢能集團人力資源副總裁彭燚及楊靖等人出面溝通。據其中一位員工代表回憶,袁亞彬稱“賬上現在沒錢,可能后續有一些回款和退稅,把握比較大。”經過近5小時談判后,漢能承諾將在10月底補發5月份工資,當天先給討薪員工集體5萬元。經過商議,討薪者決定將這5萬元全部給現場一位罹患癌癥的女員工治病。

  對于漢能給出的種種承諾,被欠薪的員工們紛紛表示并不可信,前者曾多次以熟悉的話術表態:今年3月,漢能將發薪日從每月5日調整到28日。6月底,漢能以錦州銀行流動性困難為由延遲發薪,承諾更換銀行后在7月15日發薪,后又不斷推遲。到了8月,漢能開始按職級發放工資,陸續給11級以下員工補發5月份薪資。

  漢能“拖延術”
  “不是錢沒到,是錢在路上”、“掰著手指頭數數日子吧,就要到賬了”,一位漢能前員工表示,在拖欠工資的數月中,公司高管的類似托詞層出不窮,“欠薪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再就業。”

  在反復執行拖字訣的同時,漢能還曾通知員工啟動“停工放假”和自愿離職政策。前者即從10月份開始停工休假至年底,9月份全薪,10月份開始按各地停工休假政策發放工資。簽署協議主動離職的員工,漢能表示可以優先拿到補發的欠薪和報銷款。“大家也不信,因為承諾太多,已經麻木了。”

  有傳聞稱,漢能一位高管還曾指責員工,“本來這個月有幾百億投資應該到賬,因員工在網上發負面消息導致兩筆重要款項沒進來,9月份不發任何工資了。”

  不止一位前員工對澎湃新聞透露,為處理負面輿論,漢能曾下發“十倍壓制原則”通知:如果有員工在網絡上發布1條公司負面消息,其所在部門被要求發布10條正面消息對負面予以壓制。


  有媒體報道討薪事件后,漢能發布聲明稱是部分員工串通媒體有意策劃組織
  除了薪資之外,讓漢能員工們擔心會打水漂的,還有一款此前號稱與員工“忠誠度”掛鉤的定融產品——去年7月漢能要求員工購買的非公開定向發行的金融產品,該產品將于明年2月到期。一位8月離職的漢能研發中心員工稱,自己被拖欠“工資6萬、報銷1萬、定融2萬”。

  “我現在還沒離職,但漢能已經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OA等賬號全部被封。”討薪過程中,另一位“被離職”的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員工頗感無力。

  除總部外,漢能分布在多個省份的生產基地同樣在上演欠薪維權。

  今年7月底,李河君曾在集團中高層會議上發表題為降本增效的講話。他表示,“漢能自從金安橋水電站發電以后,每年有好幾十個億的收入,大家覺得像是印鈔票,就有大手大腳花的習慣”,“如果每年我們省1個億的成本,按純利10%計算,相當于賣10個億的貨!”除了痛批漢能不講節約文化的案例外,他還強調“漢能這個時期,表面上是困難的時期,其實是最好的時期”,“漢能移動能源是3A級平臺,至少可以融1000億的資金”,“漢能的事業有多大,連我自己都難以想象,漢能發展預估有萬億市值,這是沒有任何懸念的”。

  或許是受上述“期許”鼓舞,漢能在持續欠薪、逼迫員工主動離職之時,仍在招聘新員工。

  債務爆發年
  雪球越滾越大,2019年以來,漢能迎來了債務問題的大爆發。根據天眼查信息,由漢能控股集團更名而來的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被列為法院“被執行人”的次數多達59次、法律訴訟167條。李河君本人已被列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據微信號“債市觀察”統計,上述被執行金額總計約120.75億元,其中57條為2019年之后被要求執行,金額約為108億元。

  與中國光伏產業主流選擇晶硅電池組件技術路線不同,李河君一直押注薄膜電池路線。薄膜路線的優點是柔性化、利用場景更靈活,但在市場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硅組件更勝一籌。李河君由水電行業起家,2009年進入薄膜太陽能領域。目前漢能系主要依托三大公司平臺: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以及漢能薄膜發電集團。

  李河君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億元進軍光伏產業,就因為“漢能產業基礎非常扎實,有非常穩定的現金流”。在他看來,憑借旗下水電業務穩定持續的充沛資金流,漢能是一個最沒風險的公司。

  然而現實殘酷。在港股市場,現已退市的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00566.HK,下稱漢能薄膜發電)曾被稱為“神話”,股價曾在兩年內大漲1800%,從港交所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市值股票,搖身一變成為不亞于推特和特斯拉的行業巨頭。直到2015年5月20日,漢能薄膜發電股價在半小時內腰斬并緊急停牌。數天后,香港證監會宣布已就相關事務進行調查。當年7月15日,香港證監會勒令漢能薄膜發電強制停牌。股價腰斬之前,漢能薄膜發電與母公司的關聯交易就已屢遭質疑。

  香港證監會的調查和上市公司長時間停牌,令漢能元氣大傷。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漢能急于出售旗下光伏電站項目,無奈很難出手,于是開始出售優質水電資產套現。但其實,相對優質的金安橋水電站,此前已被漢能作為融資工具,其股權被重復質押,司法糾紛不斷。“李河君用股權質押、水電站資產質押、土地質押,某些資產是質押了好幾遍的。”彼時有業內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

  被香港證監會強制停牌三年有余后,去年10月,漢能高調宣布將以私有化方式回歸A股市場。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李河君卸任漢能控股集團董事長并退出股東行列,董事長一職由李偉均接任,此后漢能控股集團悄然更名為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4月3日,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完成工商變更,董事長由創始人李河君變更為李雪。6月,漢能薄膜發電從香港聯交所退市。

  今年8月,漢能的“現金奶牛”和“印鈔機”——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橋水電站過半股權面臨公開拍賣。根據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8月15日發布的兩則公告,該院將于9月17日10時至9月18日10時在訴訟資產網公開拍賣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權,標的評估價分別為11.12億元和2.99億元。上述合計51.36%的股權被拍賣后,金安橋水電站的大股東或將易主。

  9月16日,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10.88%及40.48%股權拍賣項目均被撤回,撤回原因為:案外人對拍賣財產提出確有理由的異議。
  .澎.湃.新.聞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江西快三下注平台